热门推荐:

第一章

秋笙 | 发布时间:2018-11-30 16:20:13 | 本章字数:938

第一章

深宫夜寒。

云宜是被活生生疼醒的,疼,阵阵足以将人撕裂的剧痛自五脏六腑蔓延开来,细看,她身上竟有丝丝血迹,顺延静脉,自白皙皮肤上突兀显现。

不多久,身上那窒息的痛楚褪去了些许,却又突然化成了蚀骨的痒,云宜忍不住伸手过去,长长的指甲顷刻间划破了娇嫩的肌肤,但那痛楚却好似缓解了痛楚一般,让人食髓知味地继续。

“娘娘,快放手!”琉夏刚刚去拿了止痛的丹丸回来,见状一把扑了上去,死命地按住了云宜那自残的手,不顾她的挣扎用被抓挠得鲜血淋漓的手将药丸塞进了云宜嘴里。

药物化开在喉头,止住了身体那难以言喻的种种苦楚,云宜这才逐渐清醒了过来,看着琉夏满身鲜血的狼狈,她勉强苦笑,“对不起琉夏,跟着我,苦了你了……”

琉夏死命地摇头,“娘娘,您救了琉夏一家的命,琉夏做什么都心甘情愿,只是,琉夏实在不忍看娘娘再受苦,您的身子经不起折腾,饮酒只会逼得体内的蛊毒四处乱窜,皇上他,怎么忍心?”

琉夏眼底满是不忿。

当年,云宜苦苦守候皇上三天三夜,以自身血肉为药引将皇上身体里的蛊虫引入体内,成功后却因心力交瘁昏迷不醒,不曾想,云宜的妹妹云墨染得知此事后,竟趁着云宜昏迷之际贴身照顾皇上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让皇上对她神魂颠倒,将所有的功劳全部夺去。

所幸,太后明察秋毫下旨赐婚,更是做主将云墨染嫁与番邦王子永绝后患,可皇上却……想到皇上后来的种种,琉夏心中无比苦涩。

“琉夏,别说了,隔墙有耳。”云宜心知琉夏忠诚,却不愿她再说下去。

今日番邦使节来朝,身为皇后她自然出席迎贺,可竟没想到那使臣如此大胆,强行敬她烈酒,须知她身上的蛊毒一沾酒水必定凶猛发作,她也曾幻想过赫连寻会替她说一句,哪怕是一个不舍的眼神,她都甘之如饴。

可终究,他还是冷眼旁观。

男人漠然如冰般的眼神浮现在脑海,锥心之刺也不过如此。

他终究还是怨她,恨她。

“娘娘真是太傻了……何必,何必?”

难道世间情爱就如此让人飞蛾扑火?琉夏不懂,却替云宜觉得不值。

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声响,“皇上驾到!”

云宜来不及收拾这一室的凌乱,只得扯过被子盖住了床上的斑斑血迹,心里却隐隐有几分惊喜,莫非,是皇上看出她身子不适,来这里探望?

有些醉了的赫连寻大步进来,却只看到云宜安然地躺在床上,眉眼里多了几分讥诮,“没想到皇后提前离席,倒是在寝宫里偷闲,还真是乐得自在。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